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少女前线】(与人型们的夜战)【作者:873
【少女前线】(与人型们的夜战)【作者:873
 字数:8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前线-与人型们的夜战

  本人在此宣布,夜战系列故事正式扩展出3P类型故事!

  预计除了少前的坑之外近期会尝试着写长篇连载的情色小说,类型应该是传统的穿越奇幻故事主轴,希望不会对十月的国家考试以及这里的更新出问题,敬请期待了

  指挥官:29岁的指挥官,典型的雅痞阶级菁英男性,几乎快把整个指挥所内的人型吃乾抹净了,对於女性之间虽人常常有一种快要陷入修罗场的困境,可是总有办法在最后一刻化解一切,辛苦你了,指挥官。

  FAL(左):基地元老级的老前辈了,言行高傲随性,自称追求品位不凡的事物,指挥官的第一任服仪调整师,但偶尔也会弄出些让指挥官哭笑不得的建议出来,对於与自己同乡的57有着潜在的竞争与合作关系,饲养着一只名为菲儿的白貂。

  57(右):第二任服仪调整师,鬼灵精怪的小妖精个性以及对指挥官的调戏态度非常明显,对於流行时尚的抓取度非常好,跟FAL之间的瑜亮情节导致了两人针锋相对的状况,但也因此,在配合上的默契却也极好,是笔者没有的枪。
  最后抱怨官方:出毛57跟M37的泳装!没有的枪啊!气死偶咧(元首表情)!

  注意,这不是夜战场合,是日战

  这是一趟难得的出差。

  作为指挥官的年度报告会议,指挥官少数时候离开属於自己的基地,到布鲁塞尔进行的总彙报,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两星期的有薪假与丰沛的年终,可能的话还有进一步的升迁。

  当然,还要带上孰悉当地事物的人型才是。

  「麻烦的正装啊,居然还要重买一次。」

  笔挺的西装用的是上好的毛料,平时习惯了军装与衬衫的男人看上去居然也不会显得不伦不类,面对大量公务与战事培养出的沉稳与果决气质让人出类拔萃,正式的装扮则暂时让他褪去最后一丝丝平时的稚气,以一个彻底成熟的形象出现在人面前。

  只看他稍稍调整着挂在胸颈之间的领带,看上去还微微有些不自在的样子,然而大致上看起来样子已经开始驾驭起这种服装了,看着镜子里有些陌生的样子,随兴地摆摆身体看着有没有不合适。

  原本要在会议上穿的西装在早上拿出来时发现有了几处严重的脱线,跟着自己来的两名人形连告知自己一声都没有就立刻决定把自己绑到了专门手工订做西装的服饰店里头,不断地换着一套套的西装。

  至於所谓的服仪调整师……

  「指挥官,好了吗?」

  「剩下领带了。」

  「让我看一下。」

  试衣间的帘子突然被拉开了,有着一头橙色长马尾的少女毫不客气地看着在里头换衣服的指挥官,对於这一身的行头打扮仔细地注视着,仔细审视一番春带得体的男人后才放心地说。

  「还不错,这套可以。」

  「其实旧的那件补一补就可以了……」

  「一个就连顶层也时有所闻的干练青年却是穿着从某个东南亚或非洲纺织厂出品的衬衫出席,会被笑话的。」对指挥官这种有点随兴的态度感到不满意,FAL的手指突然碰上了那套指挥官自以为打理好的衣服,语气严肃地说着:「看看,衣服又乱了……过来,我帮你整理一下吧,也不是一个人生活了,注意一下。」
  「真是严格啊,FAL小姐。」

  「人就该有与身分相配的衣着打扮,指挥官,这点你最为管理者更应该如此,我为你选的Kiton也是如此,即使只有这样直接穿去会场也绝对是主角。」
  「那还真是辛苦了。」

  如果价钱不是那么尊贵的话就好了。

  身上穿着的昂贵西装被谨慎地脱下来后,一旁等待着的57已经活蹦乱跳地跑到两人之间,将自己挑选的衣服笑嘻嘻地递了出去。

  「指挥官,接下来试试看这件吧。」

  「这是……Caraceni?」

  是较为平价一点的牌子,当然也是上档货,不同於现在身上的华贵感,白发少女手中的服装显得更加平时质朴,没有过多的用料与花样,只是平铺直叙地衬托着一个稳重的形象,也是指挥官平时时常穿的类型,只是料子好上很多而已。
  然而FAL却对57的选择像是不太能够接受一般,连让指挥官试穿都没有就党在两人之间了。

  「这件Caraceni太朴素了。」

  「是吗?我倒觉得以价格与身分来说,洗炼而简洁的风格与指挥官此时的身分最为相配,不要抢去老闆的锋头之余也显现出自己的能力财力,才是新锐指挥官该作的嘛。」白发的少女丝毫不被FAL的批评给动摇,反倒是开开心心地把手中的衣服递给了指挥官,那娇小的身体此时仍然充满了热情的笑容:「如果选这个的话不会要您破费的,毕竟这代表你在意我的选择,这样就很够了喔。」
  「唔……」

  不能忽视的诱惑!

  就在这个选项几乎要压倒其他问题时,FAL的眼神却及时制止住她的冲动,强硬地逼着他把嘴里的话吞下去。

  「指挥官,请记住一句话,地位的次要标志就是价格。」

  如果说毛瑟的骄傲是因为对名誉与品格的看重,那么FAL的骄傲就是对地位与格调的重视了。

  千金小姐一般的性格与认知啊。

  并不会特别讨厌这样注重仪式的女孩,但是如果自己的荷包只有现在的一半的话,估计这样的女孩也不会特别搭理自己吧?说到底,能够养得起那么多人型后宫,本来就是个吃力活啊。

  「诶?没关系吧,这次本来就不是要抢尽风头而来,只是常态性的彙报而已不是?」

  「不,到哪里都应该耀眼才对,指挥官作为一名出色的人才,必须有着相对应的行头。」

  还是一样吵不完……

  「既然这样……嘿咻!」

  「呜啊!」

  57突如其来的一推让指挥官猝不及防,被这轻轻一推给弄得有些重心不稳发出有点大的声音,白发少女趁机跳进了试衣间内,看到这个动作的FAL下意识地也跟着跑了尽试衣间里头。

  搞什么?

  还来不及出声询问,更紧急的问题就把他的注意力拉向另一个地方。

  「客人?没事吧?」

  远方传来了客服人员的声音,为了避免失态,指挥官也顾不得把两个少女丢出去,只能赶紧把帘子给拉上,避免店员发觉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脚步声愈来愈近,最后站定在试衣间前面,店员似乎也察觉到指挥官还在里头,忍不住用英语询问着里头的指挥官。

  「客人,你还在试衣服吗?」

  「啊,没错,稍微有点不适应这个料子而已。」

  「是吗?还请好好享受这段时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少女同时挤进试衣间内的缘故,指挥官紧张的连原本还算擅长的英文都变得有些僵硬,差点就要答不出话来了,好险最后还是唬弄走了店员。

  然而这不代表灾难结束了。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互相拿着自己选好的衣服而互相对峙的两名少女还是互不相让地看着对方手上的西装,一股硝烟瀰漫的气息突然间瀰漫开来。

  「FAL,为什么要进来?」

  「同样的问题问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帮指挥官调调衣服尺寸喔,毕竟有时候女人总是比男人灵活点嘛。」
  是的,对女人而言,质疑他们对衣服的敏感度简直是要命,尤其当质疑对象是自己男人的另一个女人时,指挥官预料到接下来肯定会以某种糟糕的方式收尾。
  糟糕的还不只这样。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两名少女丰满的胸部,饱含弹性的滑嫩感此时因为空间的狭窄而紧紧贴在指挥官的胸口上,加上少女们一大早喷的香水气息,无意间让本就性欲旺盛的男人有些情不自禁起来。

  面对着这个突发情况,明显也改变了少女们的想法,57那对会说话的大眼睛微微一转,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那突起的地方,感受到那股颤抖的感觉,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鬼点子一样。

  「那么,来比试一下如何?」

  「什么?」

  「如果我们谁能够让指挥官舒服的话,指挥官就要用那套衣服参加晚上的宴会如何?」像是刻意魅惑指挥官一般,有着小恶魔性格的少女刻意把自己的胸部更大力地贴了上来,那双眼睛的笑容突然变的温和但又狡诈:「不讨厌这样吧?指挥官。」

  「不是不讨厌,只是早就预料到了……没有文明点的方法吗?」

  「不过是找点乐子而已,毕竟谁更知道指挥官的敏感点就是更了解他一点,我是这样理解,FAL小姐认为呢?」

  「无聊,在这种地方做,只是如同不知礼教的人。」

  「那么你出去吧。」

  「什么?」

  「字面上的意思,我想FAL小姐不喜欢的话就不勉强了,毕竟我可没差喔。」
  「……比就比,成交。」

  你们啊……

  还来不及说什么,感觉到两只小手逐渐摸上自己的胯下,知道不免又是一场混战的指挥官也只能近乎坐以待毙地作出最后劝阻。

  「请你们至少把我的年终奖金拿到外面去,弄坏就惨了。」

  人形们的好胜心似乎常常让指挥官在意料不到的时候需要动用最终兵器的存在,虽然在床第之间看着少女们露出各种不同的媚态并加以征服是一种乐趣,可是在户外对保有某程度尝试的指挥官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话虽如此,纵容他们在何时何地都与自己狂欢的问题,或许在某程度上也是一种内心的渴望也不一定。毕竟对於自己的欲望几乎不加以克制这个特性,也已经是这名指挥官的个人特质了。

  三条舌头彼此交缠着,褪去了上衣的三人犹如一体一般忘情地拥吻着,少女们贪婪地将自己的身体贴在男人精壮的胸膛上,用自己浑圆的乳房摩擦着那具身躯,少女们热情地把单手揽在那粗厚的脖子上如同对英雄献吻一般亲暱地与指挥官的身体接触着,另一只手则解开了裤头,。

  与这两个孩子的话……似乎三人行的次数有点多啊。

  个性水火不容,彼此互相视为劲敌,却又因此了解对方,也都因此雌伏於同一个男性,这样的女人们才适合一起游乐,因为不点燃他们的竞争心理是不行的。
  两只小手在坚实的阴茎上头不断地撸着,能够感觉出不同的氛围来,FAL的力量用的比较紧迫,57却是灵活地

  戳着自己身上的弱点,彼此之间各自有着不同的特色,然而好胜心却促使他们对彼此共有的男人使上心思来。

  只觉得FAL的手指抓住的阴茎熟练地上下搓弄着,不时地抚摸着敏感的龟头,57则是沿着根部轻轻抚摸着两粒睾丸,两只玉手将指挥官整个下身伺候的服服贴贴,完全感觉不出这市场随时会暴露的户外性爱。

  很熟练啊……那么,不可以这么被动下去了。

  「」呀!「」

  突然挑逗的动作随着一声尖叫稍稍停了下来,原本主动性十足的少女们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偷袭一般

  「别太得意了啊,小丫头们。」双手伸入两件裙子底下,灵活地揉捏着两对浑圆挺俏的小屁股,手指沿着臀沟的缝隙一路摸上了湿润的下体上,熟练地抚摸着那两具颤抖的身体,指挥官将他们颤抖的身体抱在怀里,一边玩弄着两个尻穴,一边认真地威吓着:「不要太造次啊,小女孩,我可是不小心认真的。」

  「」呜……「」

  感受着少女们因为紧张与兴奋而传来的颤抖,指挥官加大了手指上的力度,粗大的手指不仅仅玩弄着密穴,偶尔也插进菊花里头,抠弄着狭窄紧时的肉壁,把两具原本就因为这种危险行为而敏感的身体弄得不断发颤。

  「玩弄……那么髒的地方……有感觉的话……有失体面啊……」

  「呜啊……这种感觉……指挥官很熟练啊……」

  各自表现出不同的表情,然而不论迎合或是抗拒,都改变不了自己的身体正因为这纯熟的指法而被弄得愈来愈有快感这点,在指挥官不断地进逼之下,黏稠的淫液逐渐包覆住那阴暗淫靡的私处,静静让男人品味着,在快感中喘息着。
  抠弄着,搅弄着,感受着少女们身体靠在自己胸口,犹如兔子一样的57请请贴着指挥官的耳朵说着。

  「这个身体被你给摸透了呢,每次都会输的游戏不好玩呢……」

  「这是我要说的吧,两个人的持久度都不好,单干一个你们可是会受不了的啊。」

  「嘻嘻,喜欢吗?」

  「……耍花样倒是不讨厌。」

  「那么,进一步吧?」

  望着那两对已经发情的眼睛与红润的嘴唇,指挥官自己也无法克制住下体肿胀的欲望,将西装裤拖了下来,露出了坚硬的阴茎,同时拍了拍两人的屁股要他们蹲下来,将坚挺的阴茎深到两人的嘴唇之间,示意他们干活,两人也乖乖地蹲下来,细细舔弄着阴茎。

  何等的美景。

  指挥官看着自己面前的试衣镜,镜中浮现两个美丽的少女正跪在自己跨下,如同宠物一般被摸着头,贪婪的小嘴吸吮着自己挺翘的阴茎,当其中一人吸吮着龟头时另一个人便沿着阴茎慢慢往下舔着,将睾丸含在嘴中同时被两双美丽的眼睛看着,被两双灵活的舌头舔着,就连指挥官也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快感,忍不住用双手去握住跪在自己身前的少女们丰满的胸部,少女们也听话地挺起了腰,让阴茎陷入她们彼此的胸部之间。

  夹在两对丰满乳房之间的感觉绵绵密密地,就像是陷入一大块温暖的肉壁之中,随着指挥官自己有规律地抽送着,肿大的龟头就像某种可不的异物般在乳房间探出了头来,少女们则将自己的小脑袋向前,亲吻着那狰狞的男性象徵,舔拭着每一寸能够看到的范围。

  突然,原本只是亲吻的唇包覆住了整个龟头,FAL将57推到一边去,趁着对手后退稳定平衡的时候接过了指挥官下半身的侍奉,

  「FAL,这样犯规啊。」

  「唔……」

  独自品尝着阴茎的少女并没有理会对手的抗议,只是继续站有着指挥着的下体,灵活的脑袋瓜子前后晃动着,继续坐着口交的活动,57看着这个状况也只能不甘心地放弃了前方的攻势,那如同白兔一般的身影转而爬向指挥官的跨下后方。

  「57,你!」

  「啊唔唔……」

  舌头伸入屁眼之中,轻轻舔舐着肮髒的孔道,一股难以忍受的一样快感随着舌头钻入油然而生,在FAL嘴巴里的阴茎也突然间增长变硬一些,更卖力地抽插起来。

  被这股异样快感给弄有些想射精的指挥官看着绕道自己背后的小鬼灵精,那张似乎一脸温顺舔着自己身体的脸蛋上露出的笑容,现在却是那样带着戏谑与恶作剧的情绪,继续舔着屁眼。

  同一时间,指挥官只觉得前面FAL的舌头也开始用力舔舐着了自己的龟头,原本经历的脸颊此时也凹陷下去,忘情地吮吸着眼前那肮髒的阴茎,好像那是什么极度美味的食物一般,让高傲的人行卸下了姿态,卑微地服侍着他。

  这两个傢伙……

  明明是竞争对手,合作起来效果却恐怖的吓死人,指挥官此时也只能紧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止住那一波波从下方涌现的快感,避免自己在一瞬间就泄身。
  两条舌头同时动着,淫靡的场面持续了好一阵子,指挥官忍不住按着FAL不断忘情吮吸的脑袋,阴茎一用力,瞬间就插入了喉咙的深处,被强有力的喉咙给卡着,紧实的肌肉一阵收缩,让男人有了更强的快感,忍不住自己动了起来。
  少女被这粗到的举动弄得有些想要呕吐,但是看了看后面正不断对指挥官毒龙钻的对手,下意识地感觉忍不住这股冲劲,然而身后的舌头却突然收了回去,一股力量把指挥官向后拉,只看到57正一脸不满意地看着眼前似乎件在璇上的指挥官与迷惘的FAL,靠在指挥官肩膀上认认真真地告诫着。

  「不行喔,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就射出来什么的,这样的指挥官差劲喔。」
  「呃……」

  「57你……」

  「唉呀呀,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喔,谁叫你要吃独食。」不觉得自己作的有什么不妥,然而同时也看着对手那张欲求不满的表情,忍不住恶作剧似的调笑:「再说了,FAL也不想用这种方式结束对吧?」

  「……」

  FAL没有接话,只是勉强地站起了身子,还带着红晕的脸庞以及微微颤抖的身子都说明了少女此时的身体是何等敏感,稍稍触碰下都会出水一般,57也站到她的身边去,轻轻地抱住少女身体,温柔异常地替他脱下身上的衣物。
  湿透的底裤此时被卸下了,足以令人自豪的纤细腰身与美型的胸部在此时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饱满浑圆的小屁股此时向着指挥官的方向翘了起来,两人为为扭动着自己的水蛇腰,小声地诱惑着。

  「最后一步棋了喔,指挥官。」

  「也好,我们的格调之差,就让你来鑑定,指挥官。」

  两名少女们同时并排站在镜子前面,如同芭蕾舞者般柔软的身体缓缓抬起她们的单脚,让自己充血饱满的阴阜暴露在指挥官眼前,动情的少女们此时正邀请着男人的进入。

  小空间里尽是发情的味道,一大早洗好澡的肥皂、开会时准备的古农水与少女们的香水以及现在所发出的汗水与淫水位到混杂在一起,构成了极度浓烈的性爱气息。

  将两只抬起的脚同时抱住避免少女们身体不稳而摔倒,粗长的阴茎先是轻轻在两人的阴阜上滑动着,刺激着人敏感的神经,同时也更进一步地挑逗少女们的情绪,而不是瞬间便让人满足。

  轮流戳着阴道口,感受着两个不同滋味的女人彼此间的敏感度,空出来的就用手指代替继续插入,让少女们的身体保持在敏感状态之中,不断分泌出爱液。
  然而这样对少女们来说却是极度残忍的,不断被挑逗的身体却不能得到舒缓,一切都像是指挥官在引诱他们主动一般,甚至当每次停留在洞口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了撩拨几下,让少女们不要自主地主动扭动屁股,想解决心里那股被燃起的欲火。

  不疾不徐地选择着,就在少女们感到近乎要发狂的时候,突然指挥官的动作变的剧烈起来,阴茎深深地突如了他们飢饿的身体里,犹如刨开地面一般剧烈的冲击深深打进了少女心里,瞬间的快感几乎要吞没了他们,然而随即而来的抽动却是将他们带上了一波波的巅峰,

  「就是这样……指挥官……最厉害了……」

  「指挥官……野外什么太好玩了……」

  笨蛋,不要叫声音来啊。

  对於发出声音的两人感到头藤,指挥官只能用接吻的方式压抑声音不传出去,指挥官小幅度地突刺着两个少女的身体,按在腹部上的大手像是用这个体位能感受到阴茎每一次突入的位置,少女们的表情也随着一次次抽动之间变得愈来愈沉醉於性爱之中。

  无论哪一个都一样,紧实的小腹肌肉包覆着自己的阴茎,绷紧的身体比起正常体位时更加地让男人感受到快感,被发现的恐惧与被德感此时更让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让三个人的身体愈来愈敏感。

  手指逐渐向上,搓揉着那北满挺翘的乳头,感受着少女们发育成熟的胸部,男人贪婪地品尝着美丽的果实与一切被提供的快乐,忘情地摆动着下身,让少女们差点要忍不住叫出声音来了。

  原本还能够撑住的身体随着一次次的冲击逐渐溃散开来,少女们的脚无力地挂在指挥官的身上,每次当那粗长的男根进入身体里都像是刨挖着他们仅存不多的理智与体力,这令指挥官注意到自己并不需要保留体力,眼前的少女们都不是能够持久的体型,快速解决一切。

  阴茎戳着少女深处的软肉,粗长的阴茎不断在两个少女体内不断冲撞着,高高抬起的脚此时无力地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不断地被男人为所欲为的少女们早就没有了争吵的利器,为了避免自己的丑态而努力地压抑呻吟声,然而却依旧止不住地喘息着,伴随而来的还有间歇性的小高潮,两人的淫液交互着被阴茎带出身体,啪滋啪滋的声音令人感觉到一股羞耻的愉悦。

  将瘫软的脚掌地到脸前方,嗅着那股属於少女才有的淡淡体香,指挥官一边用力地摆动着身体,一边也伸出舌头在那两只可爱的脚丫子上不断地舔着,刺激着少女们敏感的身体。

  「唔──!这样的游戏好色情啊,指挥官。」

  「舔,舔脚底这种行为,不要用这种下格的方式挑逗……」

  身体在颤抖着,说出来的每个字句都带着色情的气息,纵使是拒绝也听不出任何诚意,只是不断让男人所求他所需要的一切,并且等待子宫被灌注的那一刻。
  夹紧的身体与少女的体味让原本就已经想要射精很久的男人再也忍不住,幅度在刺加大,完全不顾可能会让动作过大而引来店员的注意,将身体下的少女们戴上了绝顶高潮的地步。

  无论哪一个都是极品,哪个都想内射。

  所以选不出来啊!

  知道如果射进去等待自己的就是惨绝人寰的修罗场,情急之下的指挥官一咬牙,也只能把阴茎拔了出来,对准了那两个雪白的躯体,喷出了自己身体里的一切,将更意溅满了那两人的身体。

  白浊的液体撒在肌肤上,感受着那股令人发情的温度之余,高潮未平的少女们彷彿感觉到了指挥官的决定,两人转过身将阴茎继续含在嘴哩,将剩余的一切吮吸殆尽。

  侍奉着阴茎直到完全射精完的两名少女此时的脸上尽是无尽的慵懒与愉悦,没有高贵端庄的外表,也没有任何名牌装扮与言语,只是如此地像是一雌兽般地享受肉欲的绝伦,这就是现在的少女们。

  剥除一切的女性,或许才是最美丽的存在。

  「哼哼。」

  步出店门口的57明显心情异常的好,哼着小曲的样子像是才刚刚结束一场开心的派对一样,高高兴兴地走在前面,而FAL却是没有作太多表情地走在指挥官旁边。

  只穿着衬衫的指挥官像是被彻底榨乾了某些东西一样,除了脚步有些虚浮之外,眼睛里的某些东西也像是死了。

  「又是平手呢,这样下去我跟FAL什么时候才能比出胜负呢?」

  「你在说什么?毫无疑问这是我的胜利。」

  「不对不对,最后的时候是先射在我身上的!」

  「不,是我。」

  「两位,这种事情请不要在大马路上吵……」

  「」指挥官……这次要怎么选择?「」

  看到两张都像是自认王道一样底气十足的表情,身为男人的指挥官根本不可能在这时候想到其他选项,只能一脸无奈地举起手上两个标示不同品牌的袋子,欲哭无泪地说着。

  「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再见了,特别津贴、绩优奖金、年终奖金、比利时艳遇预备用基金。

  最后在花玩钱之后,因为两个人形还是在争吵要穿哪一件,指挥官於是偷偷把旧西装拿去请裁缝补好了破损,急急忙忙地去参加彙报,好险没有出事情,真是可喜可贺。

  没有用的註解:在故事里FAL所拿的品牌Kiton是属於最顶级的西服厂商,整套衣服价格大约在8000美金以上,而57拿的Caraceni则是价位2500美金到4000美金的一线品牌,这种店应该不会给人像故事里一样随便试穿(又或者店员会在外面盯着),两家都是义大利厂商,所以可以估计指挥官这一炮应该花费了三十万台币以上……嘛,暂且当各位指挥官的年终就有一万美金以上好了,暑假大家要开心过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敬请谅解!
Copyright @2018-2018 XXXXXXXX 版权所有